答应过画啥都是假的不能信

#有错觉那就对了
#就是想尝一尝这俩拉郎
#不负责任的ooc
#提醒一下,都是年上

那是两只死亡的雀鸟,他们彼此在虚无中相遇,互相分享生前的快乐与死亡,以度过那无尽漫长的空白时光。

他们年龄相仿,并且都在未成年时死亡,尽管他们身世不尽相同,一个富家二少爷,一个街头孤儿(虽然后来也变成了二少爷),但是他们却有着相似的黑暗小秘密。

他们深爱着他们的长辈。

一个爱着哥哥,一个爱着父亲。

他们会分享他们的幻想,小小的性事经历和无尽的爱慕,会互相吹嘘自己光环笼罩的长辈,渴慕着他们的爱和抚摸,幻想着他们进入自己的身体,然后一起湿的一塌糊涂。

在相遇的早期,他们曾经愚蠢的期待着他们爱慕的人,会发现自己被囚禁在这片空间,然后把他们救出去。后来他们开始崩溃和绝望,他们知道他们是真的已经死了,一个被亲哥哥手刃,一个被炸弹炸上了西天。

他们曾陷入绝望,在那段黑暗期他们甚至庆幸他们在爱人心上划下了鲜血淋漓的一刀,他们对那个人来说独一无二,因为他让他们死了,所以他绝不会忘记,他会带着他们给予他的枷锁,和他们在地狱重逢。

不会有天堂,因为他们乱论,和爱人一起咽下了禁果,他们还未成年便已经沉湎于禁忌的快乐,诱惑了他们的长辈,邀请他们进入云端然后交缠下坠。

所以世界带走了他们,给予了他们惩罚,也惩罚了他们的爱人。

有时他们中的一个会突然哭泣,诚然,即使他们被训练得矫健出色,也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。这时,另一个孩子则会抱着他,给予他一点点的温暖,告诉他你不是一个人,他们拥有彼此,也只有彼此。

后来又过了很久很久,他们不会记得时间,因为他们是时间的囚犯,每一天只能数着他们生前仅有的时间,抱着那仅有的爱恋,把那爱恋刻进骨里,划痕加深,然后度过无数个空白的日子。

他们有的时候会梦到自己变成小鸟陪在爱人身边,一只绿色的灵雀和一只红色的知更鸟,看着他们在黑夜里潜伏出击,矫健勇武的身姿,还有和记忆里不一样的,开始苍老的嘴角和眼纹。

他们被时间禁锢,而他们的爱人在渐渐老去。

他们会流下眼泪,大概不因为死亡,而是因为没有陪伴在他们身边,和他们一起老去。

他们有一天发现自己开始变得虚弱透明,他们得到现世的召唤,不知前路如何,疏难无卜,这一刻他们只能牢牢牵住彼此的手,祝福对方能平安幸福。

他们回到了现世,继续他们罪孽的折磨。

他们果然忘记了彼此,但却都开始了他们的成长修行,一个受到了大师的指引参透天地忘记了仇恨与烦恼走入正规,去规劝曾经的爱人放下悔恨和悲伤,去做对的事去重新爱人;一个在佣兵的指引下走到爱人的对立面,为曾经的自己报仇,质问爱人的爱最后终究溃不成军。

他们甚至有类似的尖耳朵,不过是一白一黑。

他们曾经遇到过一次,朦朦胧胧的感觉让他们不好相认,只得点头示意然后错身离开。

而好的是,他们和爱人重逢,即使坎坷万千,但他们都不会轻易放过,他们在和爱人重逢后拥吻,哭泣着拔高嗓音,然后品尝这痛苦难耐,泣血的甜蜜。

评论 ( 2 )

© 云蛤 | Powered by LOFTER